6 / June / 2001

 一年是我人生第一次踏上歐洲的領土 ,  因為英文欠佳 , 不敢到處亂跑 ,  只敢在法國北部走走 ;  這並非表示我的法文比較好, 其實是比英文更爛 .  因為才學了兩個月的法文 ,  能好到那裡去?

     就因為那時很多歐洲國家都沒去過,  所以對於它們的風俗民情不太了解;  後來發現很多實際的狀況都並不如我所預期.  譬如~~  德國人給人們的刻板印象就是比較嚴肅拘謹 , 不像義大利人那麼熱情.   沒想到我這次認識的男主角竟然是熱情的德國人 ,  和我以前所聽到的相距甚遠 .  是他開啟了我的歐洲戀情之窗,  引領我看到了另一個世界,  與原本截然不同的世界~~

 

    坐飛機的豔遇 , 大家能想到的大概是因為坐在我旁邊的位子,  所以認識 ?  這倒不是! 我們是在曼谷轉機的候機室認識的 . 那天我和一位台灣女留學生坐在候機室閒聊 , 他走過來,  坐在離我兩個位子遠的坐椅上 ,  對我們微笑了一下;  過了一會兒 , 他問我們是不是要回台北啊 ?  當然這只是一個開場白 , 而且是很高明的開場白 ! 進可攻,  退可守.

    之後,  這位德國先生就開始和我閒聊,  態度相當熱絡.  他告訴我他是生意人 , 為了參加世貿中心的國際電子展,  所以和我一樣要搭荷航到台北  . ( 奇怪! 我怎麼沒在飛機上看到他 ? 可能他不是坐經濟艙吧! ) 聊著聊著,  登機時間已到,  大家就各自登機 ,  並沒有互留通訊的方式  ( 咦 ? 就這樣沒下文了嗎?     )

  

    上飛機後,  我開始留意看看是否會在經濟艙看到他?  果然還是沒有.  到達桃園機場後 ,  我在領行李的轉檯也沒看到他 ,  我想我應該不會再看到他了~~

     走出機場,  我搭上大有巴士回台北 .  沒想到我一上車 ,  他就在巴士後座笑嘻嘻地對我揮手 ,  叫我坐在他旁邊 .  這位老兄的手腳可真快啊 ! 那麼快就已經上了車啦? !  不過,  我真的很意外會再碰到他 ;  這麼多巴士公司 , 他竟然還和我挑到同一家.

      上了車後, 他就開始一直找話題和我聊天,  給我看他的名片,  介紹他的電腦公司和名字.  他問我有沒有吃過莎賀蛋糕? Sacher 是他的姓氏 ,  他告訴我 Sacher Cake 是日爾曼民族赫赫有名的甜點喔! 如果我喜歡,  他下次來台灣要帶給我吃. 此外.  他也很詳盡地介紹我有關德國的食物.  就這樣我們東南西北地胡亂聊 .

     閒聊之際,  對於我聽不懂的英文單字,  他會很有耐心的解釋給我聽,  而他跟我介紹的德國事物 , 我也很有興趣聆聽,  因為我是個好奇寶寶 ;  透過這次的聊天 , 也可以順便增廣見聞 .

      坐在他旁邊 , 我覺得壓力有些大,  因為我必須一直說英文,  這對我來說是一件辛苦的事; 偏偏那一天下著毛毛細雨而導致高速公路塞車, 我又暈車, 有些話是聽得霧煞煞 . 平時頭不暈的時候, 英文聽力就有問題了,更何況是暈車的時候?! 沿路我一直在忍耐 , 到最後終於撐不下去了, 我就告訴他我暈車,  人不太舒服,  無法精神溢溢地和他聊天了. ( 以免他誤會我沒禮貌,  對他愛搭不理的. )

 

     好不容易 , 巴士終於到台北了.  Sacher 竟然改變計劃 , 要和我在同一站下車, 再坐計程車去他的商務旅館.  這次他主動給了我他的德國電話號碼和台灣手機號碼 , 也要了我的電話號碼 . 

      Sacher 算是長得很典型的德國人,  身材高大 , 臉色紅潤 , 穿著整齊, 皮鞋光亮看不到灰塵 . 可能因為是獅子座的關係, 他很開朗, 也很愛搞笑,  常把我逗得哈哈大笑 !  不惜犧牲形象,  學豬叫又學雞叫,  誰說德國人很嚴肅的? 

      他在台北的這幾天,  我有帶他去淡水及中正紀念堂走走 . 當他問我有關於紀念館的典故時,  我還真是答不出來,  以我的英文程度來說, 那可是高難度啊!  呵呵~ 給諸位見笑了~~   

    他也會問我為什麼沒下雨, 台灣人還要撐傘 ?  晚上坐捷運經過石牌士林時 , 看到住宅大樓裡有人,  他還問我為何星期日還有這麼多人在加班?  哈哈 ~ 他沒想到也有住家離捷運這麼近的.  帶他去淡水玩時, 他也稱讚淡水景色宜人, 並且感謝我帶他去了如此優美浪漫的地方.

   和他一起散步時, 他很愛幫我背皮包 ( 一個高大的男人幫女人背皮包, 這畫面好像有點不搭.) 當我的腳被路邊的蚊子咬時 ,他又說要幫我抓癢. 記得當時我連蚊子這個英文單字都不會說, 只好兩手上下擺動做出蝴蝶的姿勢, 然後再做出抓癢的動作, 好讓他猜出我所要表達的英文單字.  看我的英文程度這麼差, Sacher 竟然還對我說:  你的英文已經說得很好了 !  ( 呵呵~這句話讓我聽得很心虛.)

 

   Sacher 說話很有禮貌 , 不隨意批評 , 都是讚美居多 , 時時面帶笑容 .  本來我是對他不來電的,  經過和他慢慢相處之後, 發現他很有內涵 , 才漸漸對他有好感 .

   和他相處非常舒服自在 ,  我可以為所欲為 ,  唯獨要說英文比較累.  這段緣份,  我可以說是翹腳捻鬍鬚,  輕鬆無比啊!  和他碰面我從不化妝 , 也不打扮.  記得在曼谷機場遇見他的那一天 ,  我連口紅也沒擦 ,  頭髮還有些凌亂 , 可以說是邋遢到了一個極至;  加上前一晚在飛機上沒睡好 ,  皮膚乾燥 ,  我想臉色也不會好看到那裡去吧! 那裡料到這副德性還會有豔遇會發生 ?    

     他試圖邀請我去德國玩 ,  說要當我的司機 , 開車在歐洲旅行 , 景點任我挑;   又要找我去滑雪 . 我說我怕冷,  他對我說:  沒關係 ! 有我在 ,  妳就會感到溫暖了 ! 還有一次,  他堅持要陪我從金華國中走到古亭站坐捷運再走回去. 見他走得滿頭汗,  我跟他說這樣他太累了, 我自己一個人走就可以了 . 他說 : 沒關係 ! 只要和妳在一起 , 我一點都不累! (  怎樣?! 夠肉麻了吧 !! 06.gif  )  獅子座的男人向來嘴巴很甜. 不分國內外.

 

   Sacher 和我一樣喜歡旅行 ,  我問他除了德國 , 最喜歡的國家是那裡? 這位老兄想也不想, 就立即回答我: 臺灣.  嗯~ 還真狗腿呢! 問他喜歡台灣什麼地方 ? 他說全部都喜歡 ! (  這種回答已經是達到狗腿的最高境界. 看我是不是該頒個獎牌給他啊 ? ) 這位先生也問過我能不能接受後半生的生活居住在德國 ?  當時我還沒去過德國 , 所以很難回答這個問題.

   Sacher 回到紐倫堡以後 , 還是會打電話給我 ,   一講就兩小時;  好笑的是, 這當中至少有四十分鐘我在問 what ? 因為我常常聽攏某 , 哈哈~  搞得他後來打電話來的第一句話就是 :  哈囉 ! 現在又到了我們的英語課程時間  ~

     這個人做事情都會事先計劃 , 什麼時候要打電話給我,  都會事先告知.  重點是他什麼都會讓我 ,  一切都由我決定. 獅子座的人並非沒主見 ,  更何況他又是老闆 .  別以為他凡事讓我 , 他就是輸家,  其實這種人才是真的厲害! 

 

   雖然我們相隔遙遠,  但是我從來都不擔心他會跑掉,  我也從不打電話給他 ,  可說是完全處於被動的狀態;  但是我們的緣份還是很堅固,  直到我摧毀了它~~

  那天我的公主病又犯了,  因為他沒有按照他預告的時日期打電話給我.  我就對他說: 以後不要再聯絡了 ! 

       Sacher :  妳的意思是說要我以後不要再打電話給妳了嗎 ?

  他對我說: 千錯萬錯,一切都是他的錯,  希望我再考慮一下,  如果我不想再接到他的電話,  他就不應該再騷擾我 ,  但是他會等我回心轉意 , 等我改變主意之後 , 再打電話給他 , 然後他會再像以前一樣再來找我 ,  不論多久.  我們之間要不要繼續下去 , 由我來決定.  (當時他正開車在高速公路上, 用手機打電話給我. )

   話說完後, 他在電話的那端沉默下來 ,  並沒掛掉電話 , 直到我說再見切掉電話.  之後, 我也是哭得淅瀝嘩啦.  隔日我開始後悔, 開始動手在垃圾桶裡翻找他的電話號碼小紙條;  不過,  並未找到,  因為垃圾已經丟出去了,  這個人也就失聯了~~

 

 三年後 ,  我搭乘馬航時,  旁邊坐著一位嫁給德國人的大馬華僑太太 .  正巧她住在紐倫堡 ,   於是我和他聊起Sacher 的事 , 她很熱心地要回去幫我查看紐倫堡的電話簿裡 ,  看看是否能找到他的電話號碼 .

    後來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幫我找到了.  真的很感謝她 !  不過, 我打了兩次電話都沒人接聽 ,  就再也不想打了;  因為這時候令我大開眼界的比利時男人已悄悄地 上場 .  我才知道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 ,  而這位德國先生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初級班罷了.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rbie99 的頭像
Barbie99

在地球的另一端遇見幸福 ( Barbie 99 )

Barbie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